mibou

受伤病痛35题(2)

*完全备考ing。暂时停更。第三发已经有实物草稿了不会坑的233。
*凶残的题目丝毫没有成为我写日常文的阻碍。神说要有甜饼,于是就有了甜饼。
*题目相比正文存在 欺诈嫌疑
*ooc预警
*两人终于相遇了开心。
正文如下






5.致哑


黎恩从战场回来后,由于连夜的战斗,身心俱疲。正如同过度紧绷的琴弦容易断裂一般,黎恩才刚踏上帝国的土地,就觉得天地一阵眩晕,紧接着视野逐渐变得黑暗。

再次醒来,头脑还昏昏沉沉的,但黎恩清楚地认识到周遭已不是帝都的火车站,取而代之的是整洁干净的房间,左边干净的桌子上静静地躺着几本书,书本还未关上,显示曾不久还有人来过。桌子正前方紧靠着窗子,窗前树木轻轻摇曳着。根据斜射进来的几缕阳光,黎恩清楚地认识到现在已是傍晚。清风缓缓吹过,卷起几张扉页。

一切都太熟悉了。不会错,黎恩想到,这是托尔兹军官学院的医务室。眼前的一切太过于美好,就像那时,某个喜欢旷课晒太阳的学长被夏日炎热的阳光直接晒晕在阳台上。幸好那时已近傍晚,阳光已没了正午时的毒辣,黎恩又刚好因为委托路过此地,才及时发现了他。

费力的将学长扶起,让他的头部倚在自己的肩上。再让他的身体整个趴在自己的背上,确认一切无误后,用双手将其两腿抬起。可以说学长不愧是学长,高一年级果然不一样,不仅身高高了黎恩半个头,这体重也重得多了。黎恩刚欲站起身,就被身后的巨力搞得一个踉跄,几乎要失去平衡。

无奈之下,黎恩只得将库洛平放在地上,拖走。

就这样连拖带拉的,黎恩终于把库洛拖到了医务室。在碧翠丝教官的悉心照料下,库洛很快恢复了过来。黎恩趴在病床边,感到些许动静,抬起头来正对库洛那张爽朗的笑脸。不知是夕阳的缘故还是什么,黎恩脸上泛起些许红晕。

“黎恩你还好吧。多亏几个路过的学生认出了你,大家一起把你抬到了这里。”沉浸在往日时光的黎恩忽然被拉回了现实,抬起头来正对上碧翠丝教官温和的目光。

黎恩本想说我很好,但话刚一到喉咙口就噎住了,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。

看着黎恩显得有些惊慌的样子,碧翠丝教官细心的解释着。黎恩近几日过度的劳累再加上忽然的放松,原本忽略不计的感冒迅猛发展了起来,现在黎恩已经暂时哑得说不出话了。

“最近这几天你就好好休息一下,工作这方面我会去通知相关负责人的,生病的人理应好好休息。”碧翠丝教官继续说道。

黎恩心中自是很感激这位教官,奈何病痛所致无法发声,只得用口型比出“谢谢”二字。

“照顾学生本就是我份内之事,不必在意。我就先离开了,有事的话我就在隔壁。床头的按钮按一下就行。”

黎恩微笑着点了点头,碧翠丝教官轻轻带上了门,去处理别的伤员去了。

夜晚,皎洁的月光洒在床尾,洁白而又明亮。刚经历了又一轮的发烧,大滴汗水从黎恩的发梢滚落,头发早被汗水浸湿,并作几绺。

黎恩恍惚之际,只觉窗外好像有人,转过头去又什么都没发现。

“是错觉吧?”黎恩心想,又看了一会儿窗外,才再度陷入沉睡。


6.瞎


苍之齐格飞接到了自己的专属任务,是监视一个被称为“灰之骑士”的年轻人,身心俱疲的他觉得很高兴,不禁被黑之阿尔贝利希的真诚所感动。

几天前——

苍之齐格飞的体能恢复得差不多了,于是他开始了复健,但接踵而至的各种神奇的任务让他应接不暇。例如找猫、采药、修路灯等等,让他不禁怀疑自己是否当上了游击士。

当他向黑之阿尔贝利希表明自己的疑问后,却得到了“黑之工房资金紧张,研发难以为继,不得不派遣工作人员外出打杂”的答复。

'也是'苍之齐格飞想道。毕竟连铜之盖鲁格都不得不在街头以修导力器为生,隔壁出逃的深渊魔女听说在帝国各地露天剧场献声才得以维持生计。自己那么快就接到一个大任务,也是黑之阿尔贝利希器重自己的表现。

想到这里,苍之齐格飞果断地接下了任务,拿到了目标人物的照片。

'嗯,一个头像?......黑之工房果真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吗?连找家商店买份报纸的钱都拿不出来?这头像八成是从什么街头的花边新闻上挖下来的吧!'苍之齐格飞内心千言万语,满溢的吐槽若倾泻而出基本已经可以淹没了整个工房。但他什么也没说,故作冷漠地接下了照片,同时思考起了自己的未来。

苍之齐格飞走出了黑之工房,将面具缓缓带上。
“还挺帅的。”身边状似眼睛的黑色悬浮小球传出了黑之阿尔贝利希的声音,“据调查,灰之骑士现在正在驶往托利斯塔的火车上,你现在就去火车站上监视着。”

经过了两小时的奔波,苍之齐格飞终于在火车到站前一刻赶到,正准备寻找目标人物时,只见前方忽然变得嘈杂了起来。走上前去,目标人物就在眼前。

但为什么倒在地上了?!

苍之齐格飞碍于任务,不能离得太近,只得暗中尾随着。目标人物随后被一些热心学生抬走,进入一道铁门后,逐渐隐没在建筑群中。

“看样子是学院,先观察一下,再做打算。”苍之齐格飞想着,找到一棵离学院最近的树,爬了上去。

树冠刚好正对一扇窗户,苍之齐格飞向里望去,目标正躺在病床上。'看来无意间找到了一个绝佳的观测地点。'他想着。为避免暴露行踪,他将身边的悬浮小球暂时收了起来。

此时正值黄昏,学校的广播声回荡在空旷的校园。“夕阳西下,倦鸟归巢。你是否已经想起家的温暖,你是否已经想起父母慈爱的笑容。请备好书包,离开校园,温暖的家在等待着你。”

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,难道失忆前的自己和这所学校有什么联系?苍之齐格飞不禁想到。

夕阳最终没入地平线之下,夜色逐渐笼罩了学院。由于月光的关系,想要看清房间内的情况绰绰有余。屋内的人似乎醒了过来,绛紫色的眼睛泛上一层水汽,向四周张望,迷茫的样子不禁让他一阵心悸。

似乎传来了谈话的声音,但很快又停止了。屋内依旧只有一个人,苍之齐格飞打算继续观察。

“喵———”

一声微小而清晰的声音打破了寂静。苍之齐格飞回头望去,一只花栗色的小猫正趴在他身边,懒洋洋地叫着。

“别闹。”苍之齐格飞对着猫嘟囔一句,转过头去。小猫似乎并不打算消停,依旧小声地叫着。忍无可忍之下,他转身轻轻抱起了小猫,把它放在自己怀里。小猫舒服地发出呜噜噜的鼻音,似乎很享受此时此刻来自身后人的轻抚。

正在放松之际,小猫忽然蹬了一下向前跳去,反作用力使得苍之齐格飞突然失去了平衡,重心不稳从树上掉下了下去。

'糟糕。'苍之齐格飞落地前最后一个想法。所幸树木并不高,仅仅头晕了一下并无大碍。他迅速爬回树冠,却正遇上目标对象投向窗外的目光。苍之齐格飞心中一惊,但房内之人似乎并未做出反应,过了一会儿又沉沉睡去。

“瞎......”苍之齐格飞不禁叹了一口气,继续注视着房间内沉睡的人。


7.昏睡


黎恩最近几天莫名地感受到一股视线,虽不甚明显,但又无处不在。不时地环顾四周,却什么都没发现。

大病初愈的黎恩仍觉得头重脚轻的,愧于长时间占用医务室,刚一能下地走路,黎恩就向碧翠丝教官告了别,回悠米尔静养去了。

常年的大雪,悠米尔一片银装素裹。这里是黎恩生长的故乡,是其心中难以忘怀的地方。

踏上故乡的土地,黎恩长吸一口气,又缓缓呼出。呼出的水汽迅速凝结成雾,扩散开来,和旋转飘落的雪花相互映衬。走着熟悉的道路,向着心中温暖的灯火走去,暖洋洋的感觉遍布全身。
轻叩家门,门后的父母欣喜地迎上前来,又对他的身体状况不乏关心和担忧。

黎恩微微一笑:“没有事的,就是这几天有些劳累,休息几天就好了。”听到他这么说,舒华泽夫妇才稍微放下心来,将他带到了熟悉的房门前。

门后是黎恩的卧室,一切都那么井井有条,一尘不染的样子想必是经过了频繁又认真的打扫。空间的布置依旧如同他上次离家一样,温馨又舒适。

窗外的雪不停下着,黎恩又感到那股视线聚焦在自己身上,令人不适,明明附近看不到人影,到底是谁在注视着自己。虽然那视线并无杀意,只是简单地落在身上,但被窥探隐私的感觉终归令人不悦。

黎恩心想必须做点什么引诱那股视线的主人出来。沉思片刻,他忽然意识到这人貌似只是一直执着的追随着自己,保持着一定的距离,而当自己入睡时才会离得稍微进一些。

一个计划逐渐清晰地呈现在他的脑内。

当天晚上,黎恩早早上床睡下,将太刀悄无声息地藏在被窝里。缓缓躺下,眼睛逐渐闭上,手中却紧握着太刀。

一个小时,两个小时。那股视线的主人并没有走上前来的念头,正在他打算放弃并入睡之前,忽然察觉到了异常。

远处那人开始动了。

黎恩紧闭双眼,屏住呼吸,竭力辨别那人的方位。有了!那人正不断地接近这个房间,手中的太刀又被握紧了几分,几欲冲出被窝,却又发现那人貌似站在了离自己不远不近的地方。有那么一会儿,黎恩静静地思考着应对的措施。

几分钟后,下定决心的他猛然起身,一举冲向窗边。窗外的人影明显是受到了惊吓,拼命向远处跑去。

“站住被跑!”黎恩打开了窗户,辛亏此时雪已小了很多,一串清晰无比的脚印向远处延伸。他翻窗一跳,轻盈地落在洁白的雪地上,手握未出鞘的太刀,迅速沿着脚印消失的方向奔去。

奔跑着,眼前逐渐显露出一个黑影,距离在不断缩短着。那人明显不熟悉悠米尔的地形,向前冲刺的速度明显放慢了下来。

黎恩看时机差不多,一个红叶切立马杀到那人身后。那人也不躲闪,两把巨大的金色双枪径直抵住直劈过来的太刀,一挑尽将力量卸去。黎恩被迫后退寻找别的攻击机会。

就是现在!黎恩左手轻轻拨动导力链,一支火焰箭矢瞬间向前飞出。同时疾风接上,迅速贴脸,那人迅速走位躲过火矢后,双枪枪管中的数颗子弹发射出来,径直向黎恩打去。

可惜疾风太过于迅速,转眼那人已被近身。看准了那人往自己身后躲闪的企图,黎恩果断打出螺旋击,火焰蔓上太刀,挥出两道热浪。

那人见状果真不退反进,直绕黎恩身后,却被螺旋击的最后一击给正中腰腹。那人后退几步,稳住身子,身边赫然多出两个法阵,双枪向法阵内不断射击着子弹。感到不妙的黎恩迅速通过位移离开所待之处。果然法阵另一部分出现在那地方上空,无数子弹尽皆落下,要不是躲得及时,恐怕自己早已负伤。

见没打中,那人的双枪忽得迸发出紫色的光柱,向灰之骑士一挥,“X”形的剑气向前迅猛飞去。

千钧一发之际,黎恩镇定心神,如入无人之境,忽得不见了踪影。本来应打中的攻击却落了空,那人刚想再次锁定目标,只见无数残影扑了过来,分不清谁是本体。那人尽全力用双枪抵挡住,同时不断射出子弹以消灭分身。可惜攻击并没有被削弱,相反,越来越多的伤口表明了那人逐渐落于下风,一片偶然飘入的雪花瞬间被斩为七瓣。

“七之太刀·落叶。”伴随着太刀入鞘,那人也随着倒了下去,以半跪的姿态时不时发出些许声响。

“你是谁?”黎恩平静地问。

然而接下来的声响却让他愣在了原地。


8.无法脱身


“切,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被打败,只怪自己太轻敌了。”苍之齐格飞心想。暗中被拨动的导力器逐渐绽放出蓝色光芒。

几小时前——

苍之齐格飞在远处监视着灰之骑士的一举一动,却看见那人早早就入睡了。心想有诈,他并未接近,只是原地不动静静蛰伏着,同时指挥身边的悬浮小球飞到黎恩窗边,仔细探查屋内的状况。

两小时后,那人依旧纹丝不动,苍之齐格飞心想那人恐怕已经睡着,于是轻轻踩上房外的围墙,顺势一蹬,稳稳落在那人房间外突出的装饰上。手用力扒住墙壁,向里望去。

那人依旧在熟睡着,被子随着呼吸一上一下的规律起伏。书桌有上一枚50米拉的硬币,布满岁月的划痕但又被保养的很好。旁边还有一张合影,正中央微笑着的少年明显就是眼前熟睡之人。视线往旁边稍移,一个银发青年用右手搂着那位黑发青年,头上还绑着一个头带。最显眼的莫过于那人耳朵上的金属耳环。

'看上去是个蛮不正经的人。'苍之齐格飞心中想着,脑内忽然闪过一丝火花,这人样貌怎么与自己一摸一样。看着照片里的银发青年,苍之齐格飞越来越觉得失忆前的自己一定与床上的人有所交集。

'找机会一定要问清楚。'苍之齐格飞想道。正准备继续探查一番,惊觉床上那人居然有了些许反应。

'不好!中计了!'心中低吼着,他迅速找到落点,跳出,落地,双膝稍弯减小落地瞬间的冲量,起身。整套动作一气呵成并飞快向远处跑去。

身后的脚步声逐渐大了起来。“可恶,要被追上了。”苍之齐格飞心里咒骂着,步伐却由于不断遇到的阻碍而渐渐放缓。身后人忽然出现在眼前,他只有硬着头皮应战。

“唔——想不到这人会那么厉害。”半跪在地上的苍之齐格飞小声说道,“不过是灰之骑士的话有这点身手也算正常。”

灰之骑士一步一步地接近自己,吃了这些伤害想跑是不可能的,只能先用导力魔法医疗一下。苍之齐格飞用手轻轻摸到隐藏在自己衣服内的导力器,熟练找到水属性回路所在的链条,轻轻一划。不起眼的淡蓝色光芒笼罩在伤口之上,圣灵术的效力正逐渐渗入到体内,身体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。

“你是谁。”终于,灰之骑士停在了他的正前方,充满戒心地问道。

“代理人而已,作为打败我的奖励,我可以告诉你我名为苍之齐格飞。”苍之齐格飞平静的说道。

话音刚落,他就抬头向上望去,正好看见灰之骑士满脸惊愕,面部还时不时抽动一下,整个人就这样愣在了原地。苍之齐格飞饶有兴趣地看着眼前人的反应,他更加确定失忆前的自己与灰之骑士有着某种联系,而且不会只是略微了解。

“真想了解一下他啊。”苍之齐格飞叹了一口气,瞥见那把灰之骑士随身携带的太刀。刀身修长,充满东方气息。剑身不起眼处淡淡一行小字。

'rean。这个人叫黎恩吗?'苍之齐格飞想着。

刚好此时圣灵术也释放完毕了,在灰之骑士眼皮子底下略微活动了下筋骨,苍之齐格飞确认无碍后正欲逃走。

“唔———”突然而至的阻力让人措手不及,肩膀被灰之骑士的左手死死禁锢住,不能逃脱。

“嘿,你到底想怎样?”苍之齐格飞挣扎着,“你已经那么长时间没反应了,鬼也要让你等急了吧!”

“你的声音。”灰之骑士冷峻的话语让他瞳孔一缩,“你为什么要模仿他的声音。”

“啊?我模仿别人的声音啦?你那根筋搭错了?我嗓音可是纯天然无污染的真货。你这样诬陷别人可是会让我不高兴的。”苍之齐格飞故作镇静地说道。

“你为什么要模仿他的声音?连对死者最起码的尊重都没有?!”灰之骑士大吼着。“死......”灰之骑士面部狰狞,仿佛这个字使他经受了巨大的痛苦。

“什么?不得了了!我只是失忆了,忽然又被说成死人,你也太没礼貌了吧!见面咒人死的我还是第一次见!”苍之齐格飞有些生气,但看到灰之骑士身旁萦绕着的似有似无的斗气,又识相地闭了嘴。

“库......洛......”苍之齐格飞敏锐地捕捉到了一阵低喃声。

“不管你抑或是你的上司出于什么样的目的,请你立刻消失,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。”灰之骑士慢慢稳定住了情绪,冷漠地说道。

“我知道了,我知道了,我这就走还不行吗?”苍之齐格飞向远处走去,“顺便问一下,'黎恩',你说的那个叫库洛的人,我很感兴趣。下次你跟我聊一下这个人吧。”

灰之骑士猛然抬起头来,却之见那人已经离自己很远了,茫茫雪地只剩下了个黑点。

“开什么玩笑!”黎恩牙关紧咬,右手紧握成拳。





写在后面:
*片段5里面摇曳的树木,其实就是片段6苍之齐格飞在爬树2333
*导力器施法情节具体是参照了空之轨迹动画版中的镜头,艾斯蒂尔的飒爽英姿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。
*黎恩默认会1.2.3代技能,但苍之齐格飞只会用3代技能,如果以后 (我也不知道以后具体指多久) 恢复记忆的话1.2代技能也能用。
*我也不知道凛凛刀鞘上是否有名字,本文中就默认有吧。

评论(6)

热度(27)